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让各地戏迷坐上喜剧的列车,来杭看戏
发布日期:2021-06-02 10:36  浏览次数:

记者 厉玮 文 丁以婕 摄

19年后的初夏,陈佩斯带着儿子陈大愚和喜剧《托儿》,回到了杭州红星剧院——一个最接近他戏剧梦的地方。这是陈佩斯自2001年投身话剧舞台后的第一部作品。第二年5月,《托儿》的全国巡演来到了红星剧院。

在陈佩斯的设想中,自己的戏班子应该搭在一个熙攘人潮如常、市井烟火正盛的地方。作为杭州最有城市韵味和区位优势的“老字号”剧院,红星剧院终于成了陈佩斯和他的喜剧理想在这座城市“落脚”的一方戏台。

28日下午,作为刚刚受聘的杭州演艺集团艺术顾问,陈佩斯与集团总经理洪见成一起揭开牌匾。这也标志着历经二十余年变迁的红星剧院,正式升级成了“一座观众家门口的专业化喜剧剧场”。

在话剧刚刚市场化的年代,当年《托儿》4000万元的全国票房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这20年里,中国喜剧行业经历了一轮急剧的变化。那么未来,如果在杭州能诞生又一个关于喜剧的奇迹,创造者会是陈佩斯父子和红星剧院吗?

自2001年建成并投入使用以来,红星剧院在城池之中撑起一片丰满的艺术天空。这里头,荡漾着老杭州人情感的涟漪,浸润着这座城市文脉的醇香。陈佩斯的喜剧记忆、林怀民的“云门舞集”、林奕华的“华丽戏剧”,一部部艺术经典都是红星最好的注脚。即便是散场后的时刻,这里也充满着艺术划过的气息。二十多年来,红星剧院以演出树立品牌,不断培育市场,是新时代杭州文化繁荣的一个缩影。

2021年,杭州演艺集团与杭州红星剧院达成全面托管合作协议,由杭州演艺集团所属的杭州大剧院派驻专业管理运营团队正式入驻并接管红星剧院,致力将其打造为浙江省第一家专业化喜剧剧场。从今年3月初至5月初,经过两个多月的封闭式改造,全新亮相的红星剧院在硬件上完成了重装升级,可以满足各种类型演出的全方位需求,将为杭城观众开启更加多样化、深层次的舞台感官体验。

与此同时,陈佩斯的“大道文化”与剧场达成了深度战略合作。在当天的发布会上,陈佩斯被聘为杭州演艺集团艺术顾问,儿子陈大愚则成为杭州演艺·红星剧院喜剧剧场艺术指导。这也意味着,大道文化的连番好戏将“常驻”杭州。除了大家非常熟悉的《托儿》《戏台》《阳台》等经典剧目,陈大愚担任编剧、导演的《春宵保卫战》以及全新创排的音乐剧《寻找家人》都会来杭演出。

29日晚,陈佩斯导演、陈大愚主演的经典喜剧《托儿》作为开业大戏在红星剧院上演。2013年,这部经典喜剧改头换面,由陈大愚“子承父角”,大胆新潮的“翻新”手法令人眼前一亮。最大程度地接近观众,是陈佩斯喜剧的一大特色,新版的《托儿》不仅把舞台延伸到了观众席中,还大胆地邀请观众登台,台上台下共同完成表演。同一时刻,陈佩斯、杨立新领衔主演的另一部经典喜剧《戏台》也再次登上杭州大剧院的舞台。

陈佩斯感慨19年前的《托儿》在情节设定上有很多铺垫,需要一遍遍重复。“以前,喜剧人一上台就开始训导观众,让大家知道该在哪笑,不该在哪笑。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观众们接受喜剧包袱的反应更快,往往一点就通。”而且这次,陈大愚还根据南北喜剧鉴赏差异对《托儿》进行了调整和修改,进一步融入杭州地方特色,拉近与当地观众的距离。

除了陈佩斯旗下的“大道文化”,杭州演艺·红星剧院还与国内极具影响力的喜剧品牌“开心麻花”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每年“开心麻花”都将在红星剧院上演几十场经典喜剧,让市民朋友们想看就看,笑口常开。其重磅剧目《瞎画艺术家》6月即将在这里开启杭州首演,连演两周。同时,剧院今后也将经常上演孟京辉导演的经典戏剧系列等,为给这座城市带来更多酣畅淋漓的笑声。

对话

陈佩斯父子

常有人说,陈佩斯和儿子陈大愚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小眼睛、鹰钩鼻,颧骨隆起,下巴尖尖,笑起来都藏着小虎牙。不同的是,父亲赶上了一个笑声从无到有的时代,而儿子面对的是一个笑声从有到盛的时代。

不过这些年,两代人都找到了与当下这个时代渐渐一致的方向与“玩法”。20多年后,陈佩斯回到央视舞台,担任综艺《金牌喜剧班》的导师。疫情之后,这对逗趣的父子俩又搭档成了短视频大潮里的一员,上演各种“父相伤害”小闹剧,圈粉无数。儿子正在不断拓宽喜剧艺术的边界,而老爷子也在求新、求异、求变。当然,摸着时代脉搏向前走的同时,严肃地用艺术创造笑声,更是他们要坚持一辈子的事。

杭州日报:19年后,把自己的“戏台”搭在了最喜欢的红星剧院,内心是什么感觉?

陈佩斯:我有信心,且铆足了劲。红星剧院可在杭州火车站边上啊,全国各地的戏迷都坐着开往喜剧的列车来杭州看戏。更重要的是,我们有足够的底气和沉淀。19年前《托儿》来杭,我在一次文化会议上听闻,当时全浙江有1000多个戏班在演出。我被这个数据震惊了,原来有这么多人在民间走街串巷、搭台唱戏,勤勤恳恳地经营着这里的文化市场。就像洪总说的那样,红星剧院要做的就是让笑声满杭城。接下来,我们会将北京喜剧院的成功经验复制过来,并根据喜剧观众的鉴赏差异引进更多优秀的舞台艺术作品。

杭州日报:在大道文化喜剧创演训练营,如今你培养喜剧新人最注重的是什么?

陈佩斯:在当下这个时代,让他们学会拉近和观众的距离是最重要的,再者就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新作品的创排和打磨上。对于这些学生,我会倾囊相授,将毕生所学的戏剧理论和基本方法输送给他们,但也要求他们在“声台形表”上精益求精。观众为什么会笑,这个核心原理是不变的。我时常教导学生,不要欺骗观众,不要站在台上偷懒,要用行动去创造笑声,要立住人物,千万别为了观众笑就使一个相儿,抖一个包袱。

杭州日报:大愚作为一个青年喜剧人,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眼下是不是也在尝试不同的喜剧形式?

陈大愚:创造笑声是流量时代的一种玩法。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提出了要做抖音号。疫情期间,我好容易说通了父亲,跟他一起尝试拍摄短视频,自编自拍自演自剪,最开始是拍摄提倡大家戴口罩的小段子,然后推出了“宅家父子”系列短视频。一年多来,我们的抖音号“陈佩斯父与子”反响热烈,涨粉很快,目前已经有600多万粉丝了。我们抖音里的段子,为什么大家觉得亲切而有趣呢?就是因为素材都来源于生活。而且,除了喜剧舞台艺术的创作,大道文化还开始试水音乐剧了。我们与孵化和制作音乐剧的公司合作,今年正在创排的《寻找家人》也将会来杭演出。好听、好看又好笑的艺术形式,谁不喜欢呢?

杭州日报:你认为,如何通过戏剧作品再现南宋生活场景,传承宋韵文化基因?

陈佩斯:我又想起了你们的民间传说《白蛇传》。在南宋,《白蛇传》就是一个标准的喜剧结构,观众都知道白娘子是蛇妖,只有戏中人蒙在鼓里,非常有喜剧点。再看《西厢记》,也充满了喜剧色彩,其中“张生花墙”就是一个特别传统的喜剧桥段。首先,我们要认清自己的戏剧传统文化里有什么,当知道自己身后有着强大的历史和文化作支撑,信念就会不一样。然后在挖掘与创作的时候,我们应该立足今天,学会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来源:杭州日报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按分类浏览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