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如何理解一场古典音乐会的曲目编排?
发布日期:2021-03-23 14:34  浏览次数:

丁以婕 摄

隆隆的雷声携着漫天漫地的雨水,把杭州的春天彻底唤醒。上周五晚,杭州爱乐乐团2020-2021音乐季音乐会——“绝对斯拉夫”在杭州大剧院响起。

音乐会特邀中央歌剧院院长兼艺术总监、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担任独奏,杨洋执棒杭州爱乐乐团,用柴可夫斯基和德沃夏克这两位斯拉夫作曲家的作品,与春雷一起叫醒观众耳蜗里的春天。

 

「玮玮」道来

厉玮 文

一场古典音乐会的曲目编排,往往与确定的主题息息相关。并且,上半场演奏一首序曲及协奏曲,邀请独奏嘉宾,下半场则选择一首规模庞大、音响丰富、色彩绚丽的交响曲当做重头戏。“绝对斯拉夫”,顾名思义,上演的作品都具有强烈的斯拉夫民族主义色彩。选择的柴可夫斯基和德沃夏克,都是斯拉夫民族主义乐派的杰出代表。

不过有趣的是,当晚上下半场的曲目选择在扣题的前提下,看似一脉相承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上半场,不论芭蕾舞剧《胡桃夹子》里的《进行曲》和《花之圆舞曲》,还是被誉为“世界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以及加演的马斯奈《沉思曲》,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能充分引起台下观众的共鸣与回应。换句话说,这些都是不少古典乐爱好者的入门之选。

而到了下半场,曲风一转,相对冷门的德沃夏克《第七交响曲》缓缓奏响。在全世界范围内,这部作品的演出次数远远不及德沃夏克更加家喻户晓的《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我回忆了一下,杭州爱乐乐团建团以来演奏“德七”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即便对于专业观众而言,能够现场聆听这部作品的机会也并不太多。

德沃夏克的7-9三部交响曲共同被公认为他本人“最佳状态下的作品”,其中“德七”是其最具有国际创作理念的作品,其民族主义风格也得到了充分的自我性表达。此外,“德七”在结构上是最有抱负的,从音乐性上来说比“德八”“德九”要难得多。后者写得相对规整,“德七”老是错开的、不在正拍上。其难度、高度、深度可见一斑,传统古典音乐会自然鲜得一听。而这种“纠结”给乐队演奏带来了一种全新的维度,也给现场观众开启了一连串的惊喜。

所以,“绝对斯拉夫”的曲目编排,在我看来对古典音乐会是有借鉴意义的。有扑面而来的亲切感,还有层层递进的浸入感。琴童家庭能找到教科书般的入门作品演绎,专业观众也能在重温经典的同时,收获耳目一新的深层体验。

来源:杭州日报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按分类浏览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